七代目火影生活用品周边代购.jpg

上到私密生活照,下到火影胖次,无所不代。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搞不到。
现在进店选购还有机会获赠宇智波原味T恤!

【鸣佐】朋友喝醉后吃我的化妆品怎么办?

哼(。•ˇ‸ˇ•。)吃我禁言套餐吧辣鸡!!!

1.9°:

给pp迟来的生贺 @七代目火影生活用品周边代购.jpg


一边码生贺,一边还要被她禁言,委屈( ‘-ωก̀ )


设计师鸣x模特佐


烂俗的朋友梗


————————————


吐槽君你好,我今天要来槽一下我的朋友,本人男,坐标木叶,我朋友以下简称N


这件事发生在昨天晚上,N刚刚结束一场时装秀,于是和同事开酒会庆祝,等他被同事送回来的时候已经醉的不成样子了,作为他最好的朋友,在他醒来之前先勉强照顾一下他好了


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做好醒酒汤后,转身就看见N把我的化妆品都拿了出来,一边拿还一边念念有词


要知道头可断血可流,限量版不能乱丢!


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拽住N的手腕,斥问他在干什么,他抬起头和我对视,两泡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一边梗咽着说说什么,“S!大O丸只是喜欢你的脸而已你千万不能信他啊我说!”,“你看这个粉底都是灰色的肯定有毒啊我说!”……


我终于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忍不住扶额,我们俩都师承木叶,三人组时的导师是著名化妆师斯坎儿,后来升学他依旧在木叶跟随自来O学习,而我则去了隔壁的音忍学习


本来只隔着一堵墙,每天还是一起上学回家,平时课间他也经常翻墙来找我,一切和谐又安定,这一切却败在我们导师大O丸的新设计中,对,就是那个咒印系列


当时我还是个中二少年,这种黑暗系设定满意的不能再满意,谁知道N当时看到我的定妆照立马奔溃,死命劝我回去,说什么打断手脚也要把我带回去


当时我也心高气傲,万年运动服的人没资格质疑我的审美!于是我们开始冷战,准确的说是我单方面的冷战,N在这几年中一只劝我回去


后来的事没什么好说的,我最终还是跟他走到了一起,他还设计了仙人系列的妆面,很适合他,非常帅,我原来那个导师在知道我俩同居后还送了一整套咒印系列化妆品作为我们两个和好礼物,当时我也没打算用,放到了柜子里当个念想,没想到今天又被N翻出来


我只好耐心劝他,告诉他这些都是大O丸导师自己用植物提取的,都是可食用的级别,可是N居然不领情,一边哭一遍说要死给我看!抓起我的口红就往嘴里塞,我拦都拦不住!只好趁着他吃口红的时候把剩下的藏起来


这还不算完,他一边吃一边说要死也要和我一起死,一起去另一个世界相互理解,拉着我开始狂亲,然后【哔——】完再【哔——】,我朋友是个精十,特别是这种狂暴状态下精以几何倍数增长,一晚上折腾下来腰酸背痛,他还活的好好的,生龙活虎力大如牛,可怜我的腰都快断了


我就想来问问大家,想这种吃掉绝版限量口红的罪行,我是让我朋友跪榴莲好还是让他跪自己的眼影盘好?


——————————


虚跪在眼影盘上的鸣人【我就说早上起来的时候牙为什么是黑的说……】

又收到一张贺图!!!打个tag把这么可爱的鸣佐分享给大家w顺便啾咪阿侑!!!@精分战斗机 

今天有位小天使给我生日贺图了呜呜呜呜我的妈超可爱的想给她打call开车!!!!!QAQQQQQQQ她怎么这么可爱啊!!!!!
猜猜是谁(๑‾ ꇴ ‾๑)

【炫耀的口吻】

【鳴佐】刀頭舔蜜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太竟然更新了QAQ有生之年系列

NaNaComeOn:

不打tag的雙渣男設定 複雜貴亂的感情關係 念念不忘的前度





 


沙發上的手機從黑暗中亮起屏幕。 


原是和手機一同趴著沙發上的佐助被手機的白光和震動弄醒,隨即拿起了手機到手中。


他把屏幕解鎖,盯著液晶屏裡的訊息數秒,便抓起披在身上的外套離開沙發,靠手機發出的光茫照亮客廳的道路離開。




一輛上了年紀的銀色開篷車停在佐助相約數十步距離的馬路上,佐助急步走過去把車門打開,直接坐到副駕座裡。


坐在駕駛座的金髮青年輕笑一聲,再問他,「可以走了?」


「嗯。」佐助點點頭,然後把視線放在車窗外,目的只是不想把雙眼放在身邊這個男人身上。 


其實他還沒有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卻因頭腦一熱向自己的前度求救。  


 


深夜的公路很多時連一輛車也沒有,可見的視線只剩下由車頭燈所照亮出的那一小部分範圍。


公路前方漆黑一片,仿似他和鳴人的關係一樣,沒有盡頭和未來。


只有車外的景色飛逝提示著他們正在公路上前往鳴人的住處。


靠著朋友間的閒聊,佐助知道鳴人現在住在一個離他住的小區要開數小時車程才到達的地方。


自從得知鳴人的住處後,在心底裡佐助不否認自己或多或少有期待過在偶然之下遇見鳴人。 


一直記掛著的前度,對於遇見這種事,總是害怕又期待。


三個月前,他在小區裡的書店碰上漩渦鳴人。


他側過首,望住正在開車的鳴人。英俊的金髮男人單手握著方向盤,另一只手架在車門邊上托住臉,高速的駕駛使開篷車劃過空氣,迎面來的強風拍打著他們的臉頰。


深夜在公路高速駕駛危險得很,這令鳴人瞇起那雙蔚藍的眼睛,專注地盯住前方,完全沒有看過佐助一眼。 


佐助心裡任性地泛起不甘。


 




「你最近還好嗎?」佐助把清涼的空氣吸入肺裡,再道「我有一段時間都沒有聽過你的消息了。」


「挺不錯。你呢?」鳴人哼了聲道。


「是嗎⋯⋯」他含糊地回答,眼蓋垂下來說「我也挺不錯的。」


面對前度,到底是會因為對方過得不錯而高興,還是對方離開自己後而生活一團糟更高興。


佐助陷入了沈思。愛一個人當然想對方過得幸福快樂,然而卻因為還喜歡對方所產生的嫉妒,才會不甘對方沒了自己仍能過得幸福美滿。


那種唯一性缺失了,當初誓言坦坦對方是唯一的那個,但當離開後回頭一瞧舊情人。唯一,只是一個謊言罷了。


宇智波佐助不再是漩渦鳴人的那個唯一。 


可是他又怎有資格去指責鳴人,畢竟人不會因為沒有愛情而活不下去,生活還得要繼續。


為了生活,為了排解那種寂寞,他們早已令結新歡。


佐助知道自己不愛自己的女友。


但一個人寂寞起上來,再可怕的事也做得出來。


古典小說中所描寫的可歌可泣愛情已經遙遠得像沒有任何証據的上古神話,現代人的速食愛情,因為寂寞,不算看對了眼,也能迅速擁抱對方。


父輩對他們這一代的批評,都是他們好像愛得太隨便了。


只不過身體越隨便,內心尚未填滿的感覺就越強烈。


不論用唇吻過誰也好,飽嘗過多少體溫也好,換來的只有更加空虛的感覺陪伴。


像佐助到現在也不明白他的女友為什麼會追求他一樣。為什麼不了解一個人也會想和他在一起呢,說到底只是想做愛了吧?像電視動物星球頻道裡那些動物一樣,把交配之前會象徵式的求愛一下,其實根本沒有了解對方的意思。


盡管如此他還是和她交往了。 


也許是好勝心作祟,或者,只是看不起和前度分手一直念念不忘的自己。


和對方親密的記憶令他體會到愛情是如此美好和致癮的。和不同的人交往像是一個對賭博上癮的賭徒,也許有一次他會賭對,遇上一個比鳴人更好和他更愛的人,然後他就可以把漩渦鳴人這個混蛋從他心裡趕出去。


很可惜他的計劃從未成功過,漩渦鳴人是他人生計劃的粉碎者,一次一次地,每次的出現都能把他的計劃撕成不可重新拼湊的紙屑。


如果他沒有和自己的女友吵架,如果他沒有在三個月前碰見鳴人,如果他不是對於女友的無理哭泣感到厭煩而發短訊給鳴人,如果他不是看到鳴人的訊息便二話不說抓起外套離家上車。


他現在就不會靜靜地坐在副駕座裡,眼前公路看似沒有盡頭,但佐助對於終點在那卻清楚得很,兩人只是心照不宣的沈默著。


一時興起可以解釋很多他認為愚蠢卻做了的事,比如一時興起的好想漩渦鳴人,再到一時性起想和鳴人做愛。




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以前在分手的邊緣間離離合合,苟且拖拉的感情狀況下也發生過幾次。 


明明該是愛到只剩下頹垣敗瓦,卻因為一瞬間的對視,重新擦出明亮的火花,他注視著鳴人那雙澄澈的藍眸,便深信彼此還是深愛著對方的擁吻索求。


「你要是覺得好就不會找我。」鳴人發出輕笑道。


「⋯⋯」佐助垂下頭,被看穿想法他不感意外,直到現在他也覺得只有鳴人一個能理解他。


因為了解,曾經他也說過不小傷害鳴人的話,如今被甜蜜的雙面刃刺到,都不過是自找的。


但如若回到過去,他還是會對鳴人說出這麼傷人的話。


自取滅亡的是他。渴望被鳴人安撫的也是他。


「累嗎?」鳴人換了別的話題。


「就有點。」


「那你先休息一會吧。」金髮男人雙眼的視線終於從公路離開,側首對他溫柔一笑「回家後我叫醒你。」


「不用了,被風吹著就會清醒。」他搖首拒絕鳴人的提意,雙眼盯著前方的路。  






佐助默默跟在鳴人身後進入客廳,像一個初次拜訪想要在男友家人面前獲得好感的孩子般溫順。不得不說,要是佐助想討得別人歡心,只要擺出一副乖巧的樣子,是誰也會被他討好到。 




他總是被偏愛著的。


鳴人站在客廳的沙發旁,瞅瞅身邊清麗的黑髮男子,在佐助上車開始,他就不停從倒后鏡裡偷看對方。


天知道他會不會一和佐助對視便想吻住對方,宇智波佐助這個惡魔。


宇智波佐助長得非常好看,至於有多好看他當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佐助的每一處他也細細的欣賞過,品嚐過。當初兩人交往的時候,他不時對外炫耀自己的男友漂亮帥氣。


相貌端麗的男子此時抬起頭來,和他對視起來。


鳴人凝視著對方,喉核滾動。


接下來會發什麼事他們都十分清楚,用來纏綿的沙發就在身後。


看著佐助泛紅的臉頰,包含著渴望的眼眸,他的雙手就像被施咒似般不受控地掀起自己的上衣,把對方拉到懷裡抱住。 


他低下頭,想用唇絲絲吻過對方精緻的臉龐時,對方卻只是揚起首,用額貼額的姿勢把他的唇凍結住。


「聽說最近你和別的女孩約會?」佐助抬眼看他,從唇裡吐出的氣息仿似是能解凍的都嗑在他臉上。 


鳴人把首壓得更低,用手環住佐助的腰。


今晚他的女友不會來,因為有一些事需要回家一趟。


談起他的女友,相比起佐助的漂亮,那他的女友就顯得相貌平凡,更是土氣。


但他的女友性格很好,莫說是交往,更是一個完美的結婚對象。


可是漩渦鳴人並不滿足,每當他的女友小鳥依人的伏在他肩上時,心裡仍是產生出缺少了什麼的空虛。他的女友就算有想吃浪漫晚餐的念頭,也會顧及到他的薪水而溫婉地拒絕他的好意,反過來貼心地提意不如吃拉麵,而這一切都令鳴人感到無趣。


她千依百順,每一步都會為鳴人考慮,但在男人眼中卻變成無趣,沒有挑戰性,燃不起熱情。


他不斷說服自己細水長流是其中一種愛戀模式。


兩個人在一起不是問我那裡不好我可以改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可能對他太好才是致命的缺點。


漩渦鳴人喜歡被需要的感覺,被人當成唯一的索取著,不論再無理的要求,對方的主見去到任性的地步,只要對方露出被取悅到的微笑,這英雄主義般的成功感,令他覺得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像打電子游戲,通關條件太簡單,沒有挑戰性的敵人,既得不到成功感,就連遊玩和為對方付出的意欲也寡淡起來。




這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像宇智波佐助這種高難度模式,佐助是難以討好的,要拼命追逐的,花盡心思的,正因如此,滿足到對方過後所給予的東西,才是美味可口又至高無上的報酬。


更何況,佐助更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們擁有數之不盡的共同話題,講著雙方也能瞬間意會的笑話,和只有對方才能理解到的想法。


不管是身體還是精神,只有他才能用滿足去征服到宇智波佐助。


在面對佐助時,鳴人便會產生出想要坦承相對的獨特念頭,所以他從來也不想對佐助說謊。


於是他順從著佐助的意願,在客廳裡和對方額貼額,輕輕搖晃著身體,「嗯,你聽到的都不假。但我總是還會想著你⋯⋯」


佐助那雙黑眸子閃耀著的凝視著他。






但我總是還會想著你⋯⋯


聽到鳴人坦誠地告訴他已經另有伴侶那刻,佐助並沒有沮喪妒忌,反而感到如釋重負。


甚至卑劣地覺得太好了,即使有了別人在身邊也好,鳴人還是會想念他。


他們果然是一樣的。


他們是天作之合,心裡的空虛只能靠對方才得以填補。


於是他們會念念不忘,連靈魂也早已糾纏不清著,不論和誰一起,時常還會在想他們才是最合適彼此的人。 


自尊和任性令他無法伸出手抱住對方,佐助不想承認他會後悔當時的決定。


「沒關係,我也是這樣⋯⋯」佐助知道懷有這種可恨想法的人並不是只有自己一個後,忍不住噴出惡劣的嗤笑。 


要是兩人也是傷害著別人的惡魔,那這下總是算是扯平了。




刀頭舔蜜。




他們連在感情方面的人渣程度也不相伯仲,更顯得兩人是絕配。




佐助不要鳴人對不起他。 


愧疚和責任只會把愛情的濃度稀釋。 




他把首伏在鳴人的肩上,用手心去感受由對方肩背肌膚所傳遞過來的溫度,藉著回抱這個動作,來邀請鳴人更進一步的觸摸他,滿足他。




我們明明是天生一對。








越因爲雞毛蒜皮的事而分手,就越會內疚。




鳴人躺在沙發上,輕輕撫過佐助仍在沈睡的臉龐。 


近距離細看對方恬靜的睡顏,鳴人還是不自主地產生出上天真不公平的想法。在月光映照之下,精緻的五官似是晈潔的雕塑。鳴人想,佐助的每一處都是造物主精心塑造的傑作。


他的手伸到桌子邊上,然而當指尖摸到煙盒時卻把手收回來。


要是醒來看到一片煙霧瀰漫是誰也會忍受不了。


更何況他當時和佐助分手就是為了這種程度的小事,微不足度的習慣變成了導火線,他們彼此爭論,房間裡的東西幾乎全都砸在地上,在揪起對方衣領握拳準備打下去那瞬間,象徵著他們的感情挽不回來。


你剛才有一刻是真的想我死嗎⋯⋯ 


佐助突然沮喪地喃喃細語,使他鬆開了拳頭。 


回想起衝突的導火線,只是他在沒預先問過佐助的情況下,擅自把佐助買的遊戲片借給朋友玩罷了。 


就這點小事。


佐助斥責他沒有詢問過他的意願,他突然間覺得因為這種小事也能吵起來的佐助實在是無理取鬧的反駁對方,把平日的不滿也宣洩出來,他抱怨佐助從來都不會跟他的朋友打好關係,落他面子。


稀記得佐助罵他是個控制狂,什麼也要聽他的,到底是誰先動手也不重要,反正兩人很快紅了眼般的打起來。




「你的技巧比以前更好了。」佐助那把聽不出情緒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回憶,他原是放空的視線落在對方身上。


「是嗎?你也不瀨。」鳴人不想去猜測佐助的潛台詞,佐助傷心的話他同樣會感到那麼痛苦,伸手撫過佐助翹起的黑髮,試圖掩飾剛從回憶裡醒來的憂傷。


那時佐助原是注滿湖水的眼睛變得死水般暗淡無光,鳴人瞬間洩了氣的倒在地上,眼睜睜看著佐助收拾行李離開。


「我以前總覺得,我的頭髮早一有天會被你摸平。」眼見佐助要從他身上爬起來,他識趣的把雙腿挪開,騰出位置給佐助坐下。


「這不是好事嗎?也許被摸平後會很好看。」


「我從不在乎好看這種東西。」


「噢⋯⋯」鳴人輕嘆一聲,心想這是長得漂亮的人才會說出口的話,然後又再道「怎麼突然醒過來,睡在我身上不舒服嗎?」


「我怕你被我壓麻了。」佐助的唇角微微上揚。


「這沒關係呀我說,我願意。」看著佐助的微笑,那種久違的甜蜜在他心中浮起。


「你總是很遷就我。」佐助盯著他說。


「與其說我想對你好,倒不如說我喜歡我縱容你。」鳴人發出帶著自嘲意味的乾笑聲「怎麼啦?你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果然後悔當初甩了我嗎?」




佐助沒有直接回答他,只是從鳴人的煙盒裡拿出一根香煙燃點,再道「跟你分手後,我自己一個人去了歐洲旅行。」


「⋯⋯」鳴人只是靜靜看著他,沒有說半句話。


佐助換了一個姿勢,把身體都依在沙發裡,盯著眼前如絲般的白色煙霧,繼續自說自話「在羅馬的時候,我去過特雷維噴泉一趟。大晚上,失戀的我一個人靠在噴泉邊,快被冷死了。」


佐助傾前身,把煙灰抖到把煙灰缸內,再抽一口煙到肺裡沈澱,再緩緩吐出煙雲道「聽說在羅馬的許願池許願,便能實現願望並重返羅馬。噴泉邊的街道都塞滿了人,我看著成雙成對的游客,突然覺得寂寞得難受極了。於是我從風衣的口袋裡掏出一枚硬幣,背對噴泉許願後,然後把硬幣拋到進池裡,希望下次回到羅馬時不是一個人。」


「結果呢?實現了嗎?你在羅馬遇到你現在的女友?」鳴人試探地輕聲問他。


「嗯,但不是她,是陪我散心閒聊的哥哥。」佐助再抽一口煙,又說「我和哥哥在羅馬逛了一整天,時隔半年,同樣是晚上,我百般不情願的再一次站到許願池前,不過這次不是自己一個人了。」


「那時的我站在噴泉前,忍不住發出笑聲嘲笑自己。許願池真是靈得很。」佐助側首盯住鳴人,說訴著一個悲傷的笑話,「明明願望已經按照我字面的意思實現了,我卻一點也不高興。也許這是上天對我不坦率的懲罰吧,連許願也不坦率的我⋯⋯」




「直到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並不是不想寂寞,而是想你在我身邊。」


「佐助⋯⋯」




鳴人凝視著佐助,用低沈的嗓子叫喚他的名字並湊近,順便奪過他手中的香煙在煙灰缸裡捻熄。


在雙唇相抵的那瞬間,過去對於彼此的惡言相向和恨意,仿似煙頭的火苗一樣被濃厚的思念捻熄。






被門鈴吵醒的佐助張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鳴人的床上,然而身邊該殘留下的體溫早已消逝。


他並沒有想太多,就算是鳴人的女友按門鈴,他也可以用朋友一詞來含糊過去,把衣服草草套上身後,他便走到玄關前開門。




「佐助!我是不是吵醒你了?抱歉。」眼前的人並不是鳴人的女友,而是他的女友。 


他的女友,是個奇怪的人,她從不罵他,但當兩人遇上觀點的衝突時,她便會陷入自己是個苦情的受害者幻想之中,哭泣是她的武器,她用眼淚去哭訴不按照她心意行事的佐助不對,令所有人也會指責起佐助。 


宇智波佐助對不起她的愛,她甚至千里迢迢的追求你,宇智波佐助應該好好回報她的愛。她這麼愛你為什麼你要弄哭她這麼薄情狠心。


而他的女友每次也能在翌日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就像現在,明明昨在還在哭哭啼啼的上演著一齣佐助難以理解的獨角戲,現在卻在大清晨千里迢迢開了幾個鐘車,站在他面前笑臉迎人,仿佛昨晚女人的哭泣和請求不曾存在。


佐助對此感到極其煩厭,別人說她付出了多少,找他的路程有遙遠,其實他不在乎。愛情不是努力就能得到的東西,無論她再努力做下去,他的心也不會被拉到她身上。




「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佐助皺眉問。 


「誒?你知道我一起床發現你不見了有多擔心你嗎?我已經打過很多遍電話給你了,結果是你朋友接電話,說你就正在他家睡覺。」他的女友進入屋內先一盼四周,然後把鞋子脫在玄關,便捧著紙袋到廚房裡去。 


「你說鳴人?」佐助把門關上,走回客廳問。


「是的,鳴人跟我說你昨天累壞了,叫我來接你。我問鳴人能不能借廚房給我一用他很爽快便答應了,還跟我說冰箱裡的食材都能用,把這裡當做自己家就行了。他人真好呢。」女人真的把這裡當做自己家一樣,先將紙袋放到櫃面,再帶上圍裙並用橡皮圈束起單馬尾,接著打開了冰箱。




佐助坐在客廳沙發上,把不知何時被放到桌上的手機拿起。


因為工作的關係,他每天醒來都會檢查郵件。 


「佐助?」


「嗯?」




他盯著手機的螢幕,發現了一封由鳴人轉發給他的郵件。


佐助細閱著郵件內容,雙眼突然酸澀起來,染紅了他的眼睛,甚至頭腦眩暈得連聽覺也暫時消失。




那是一封雙人來回羅馬的機票確認通知。






FIN




整篇文的靈感來源自Taylor Swift的Style


至於許願池到底多人到那個地步,令失戀的佐助寂寞到會許願,請點我ry

我有一个梦想,养一只橘猫,养一只黑猫。
如果想要年龄操作,就买一大一小。
如果想要单向性转,就买一公一母。
如果想要影分身play,就多买几只橘猫或者几只黑猫。
从此过上戴着滤镜看猫片的幸福生活(๑•̀ㅁ•́๑)✧

不放在一起看不出拼的是啥系列……
今天也被我鸣的发型虐成狗

做人呐…有的时候就是要服气…不要随便盲拼…今天也感受了一把被鸣人发型支配的恐惧【哭唧唧】

突…突然想吹一波水门爸爸!
金发碧眼身段好!
人美声甜忍术高!
温柔可爱不傲娇!

再也不想做拼豆了…希望女票们都能珍惜我˃̣̣̥᷄⌓˂̣̣̥᷅

新玩具真好玩www想拼鸣佐可是没有合适的图【瘫】